2008年8月27日

服務者的服務期望高過於被服務者的認識

昨晚睡到一點就從夢中醒過來,
又回想了家裡的很多事情,
這些事情不時不刻的在提醒我,
很擔心我自己的人生出口。

其實來美索不如說我來放空,
可以逃避我不相面對的工作、期望和課業吧!
已經是第二次在這生活上一個月,
不論是在台灣和美索能集在生活在一起,
只因生活不是工作上的最大禁忌,
會工作不會生活、會生活不會工作,
這都是自己性質是問題,像YVONNE說的本質是一樣的,
有多少人可以做到;大部份的人都控制不了自己,
還一直要求別人怎樣,別說是服務別人。

依然還是想當王道又霸道的樣子,
永遠只想到讓他們認識服務者的期望高於服務給他們的東西,
那麼和其他NGOs在什麼都沒服務之下,就把布條高高掛在別人的牆上,
韓國人大肆吹舞之下,把梅道的中學建立起來,至於後的支援就無音訊,
然後就可以炫耀向別人說那是韓國人建的,可以有多少人知道後援的工作,
全都是梅道在用錢做,有多少人知道梅道的工作人員討厭韓國人的所做所為,
也就像還沒有服務之前就拉著布條照相是同樣的心態。

再來第二現象就是要趕著交計畫案,希望可以看到一些實作的東西,
不管實際的服務情形如何,都希望交差的時候可以漂漂亮亮,
難道服務者也不知道,被服務者其實都很了解服務者來服務的目的,
不是為了個人光環就是希望可以將計畫案可以完成上報,
讓組織可以活下去,當然如果沒有組織就不可能談服務,
只是這麼多的服務者,有多少人真正在付出,有多少真正為他們做事,
自己比誰都清楚自已在做什麼?

如果服務者只是為了光環和是申請計畫案而唐突的呈現東西,
但對於服務方向是迷失的狀態,
根本無法了解被服務者的期望和可以為他們服務的感受,
這和服務者的期望一樣是沒有差別的。

2 則留言:

Lee 提到...

Dear Harde..

寫的真好,Kevin只有佩服的份!!!^^

Harde 提到...

hello kevin

哈~哈 有點surprise,

那天我真的是酒喝多了,哈哈....

謝謝你的軟體,很好用,感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