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5月30日

興趣&專業

從大一開始就一直去思索人生的目標,
我的興趣真的要讀國貿系,未來真的要從商嗎?
這些問題在腦海中重覆了幾百遍,
想到這些問題還是由不得自已,
總是在合理化的說國貿不是我的興趣,
我的興趣是外交和政治,但卻不以為然,
這學期去旁聽了外交系的國際關係,
某部份是我很需要,很想要去改革的,
現在想想當初可以唸外交的話,
今天假設自已不喜歡外交,
又合理化說我的興趣是 . . . .

目前看來什麼都可以成為我的興趣,
只要我能靜下心來,穩定中求進步,
其實每一科都是黃金般的價值,
何必說這不是我感興趣的,或是我不喜歡,
這些專業的科目,只要用心去培養克服它,
其實時間久了,就是只自已本身的一種興趣;

反而覺得一直不是自已的興趣,這是一種借口的說法,
原因是自已根本沒有去努力,或是過程中的挫折感,
使自己沒有辦法去戰勝它,沒有全力的完成它,
這是失敗的人生。

希望在我還清醒的時候,好好把握目前很好的就學環境,
不要在為自己找些白爛的理由來慰藉自己,
記住要多元,多元的興趣,這樣生活才不會那麼無聊,
即使是一生中的幾甲子。

明天會光閃閃的,The man , do the right~

2008年5月29日

祝畢業學長姐  青雲直上


留住回憶,留不住青青,也留不往離別,

這十八銅人要悄悄的離開我們了,

宴會上穿得鮮光亮麗,把身上的銅光蘊略不見,

顯得格外的漂亮、格外的帥,

今天的主角是我未來的主人,

也是在政緬的生活裡不可少的主人翁,

只是今天他們即將踏入人生的另一個旅程,

這四年結束了他們生命進入社會的緩衝時刻,

謝謝學長姐這二年的照顧,一路陪著我們成長,


今天的酒也特別好喝,七分醉意,三分清醒,

大家也一起把心放開,心放開,全身都放開,

似乎沒有平時的拘束和心中的魔鬼,

喝吧!乾杯~這是一直尖叫的聲音,我聽到了,

這也是最後的一杯酒,我不習慣忽然身邊少了這麼多朋友,

政緬雙雄沒有酒喝的日子怎麼過,

沒有聊天對象的日子怎麼過,我很開心這段時光.

習慣了學姐的吵鬧聲,學長的哈哈聲,

這些日子,喜、怒、哀、樂流入了我們每個人的心聲,

我們共同的回憶,在今天的歡送會上劃下的休止點,

再見了我的學長姐,明天的路並沒有康莊一些,

只是我們的相遇,讓彼此的心胸更寬敞、更能感受我們的存在。


最後祝學長姐

         鵬程萬里  畢業萬歲  乘風破浪  


                   蛋蛋優傷的學弟  再拼二年吧! 

2008年5月16日

生活的意義

最近的自然災害,緬甸和大陸死傷了很多人,
像那些幾萬人的生命一瞬間就沒有了,
我頓時心情會忐忑不安,有時多心去想這些事情,
常常問自己生活的意義是什麼?

最近看了阿德勒(自畁與超越),試圖去找尋我心中的答案,
其實是自我表現在四周的一切事物,才會產生連繫。

「生活的意義是對同伴發生興趣,作為團體的一份子,
並對人類幸福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」。

「生活中的每一個問題幾乎可歸於:職業、社會、和友誼」。

1.如何謀求一種職業,以使我們在地球的天然限制之下得以生存。
2.如何在我們的同類之中獲取地位,以使我們能相助合作並分享合作的利益。
3.如何調整我們自身,以適應人類存在有兩種性別和人類的延續和擴展,
  有賴於我們的愛情生活。

假若一做人在他賦予生活的意義裡,希望對別人能有所貢獻,
而且他的情緒也都指向了這個目標,
他自然會把自己塑造成最有貢獻的理想型態。
他會為他的目標而調整自已,他會以他的社會感覺來訓練自己,
他也會從練習中獲得種種技巧。
認清目標後,學習即會隨之而行,
慢慢地,他會開始充實自己以解決這三種生活問題。
並擴展自己的能力。


就目前而言,我好像停留在認清目標。

目標、目標趕快出現。

2008年5月12日

烏龍大師的走秀


僑生週:冒牌印地安酋長




冒牌阿根廷人

2008年5月6日

緬甸風災》暴風奪15000命 緬甸罕見求援

緬甸國營電台5日報導,3日侵襲緬甸的熱帶氣旋納吉斯,至少造成1萬5千人喪生,3,000人失蹤,罹難人數可能還會升高。
受創最重的伊洛瓦底三角洲,光是巴格萊(Bo-galay)一鎮,就有近3,000人失蹤。
緬甸軍政府罕見的呼籲國際社會提供援助,美國國務院表示,美國已透過駐緬甸使館提供25萬美元的緊急援助,泰國聯合國和紅十字會也已投入救災。
在最大城仰光,除了可以天然氣發電的地區,仰光的多數地區也仍在斷電、斷水之中,且許多道路仍未清理,一片凌亂。一名老人告訴法新社說:「從未見過如此景象。」
官方4日發布的死亡人數統計僅約400人,事隔一天,即修正為十倍的近4,000 人,且仍有成千上萬居民失蹤。國營電台報導,目前伊洛瓦底與仰光地區,共有3,969人死亡,41人受傷,2,129人失蹤。在巴格萊與拉普塔鎮,可能還有成千上萬的人死亡。
在部分地區,前往災區視察的救難人員仍無法估算出受災程度。由於通訊不良且道路中斷,加上軍政府封鎖消息,目前仍不清楚為何這次風災會造成如此慘重的災情。
聯合國預測受災人數達十萬人;紅十字會初估有數村鎮全毀;泰國已派軍機運送九噸物資馳援,並計畫6日再運送物資救援。「世界展望會」說,緬甸政府請求他們提供鐵皮屋、帳篷、防雨布、醫藥。世界展望會表示將從全球倉庫之一提供緊急物資。
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辦公室在泰國的官員說,目前清楚的是,緬甸受災嚴重,且估計有數百萬人因風災而無家可歸,亟待收容與提供飲用水。
這個熱帶氣旋2日晚間在伊洛瓦底江的出海口登陸,3日撲向東北方220公里的大城仰光,至今仰光仍滿目瘡痍,到處都是被吹倒的路樹、電線桿和房舍。鄉村地區房屋不像仰光那麼堅固,更是不堪一擊,氣旋帶來豪雨造成嚴重淹水,許多罹難者不是被倒塌的房舍壓死,就是被洪水淹死。
此次風災為緬甸史上最大天災,1926年一場暴風雨造成2,700人喪生。此次風災也是亞洲2006年以來最大天災,當年印尼爪哇島地震,近6,000人死亡。